murasaki

靖苏、诚台、凯歌

凯歌不论古装、民国装、现代装都是大写的配一脸!!此文是我看图产生的脑洞,本来想写几句的,但看到他们那么配实在控制不了了!!剧情请勿当真!!请配图食用!手机码字,有格式问题莫怪!

禁一切转载!禁艾特真人!!圈地自萌!!!

靖苏诚台衍生 凯歌【关于吃醋】

由某时尚杂志举办的晚宴邀请了各界的名流出席。最近炙手可热的王凯和胡歌也在邀请名单之中。胡歌一直在赶拍新戏,在公开场合已许久未碰面的他们,终于能见上一面,这让王凯心情大好,这种无聊的party 也变得让他格外的期待。对胡歌来说,何尝不是呢?

当晚王凯特意打扮了一番,准时出席活动。身材高挑匀称加上腰板挺直,他是天生的衣架子,经过修饰后,更是硬挺俊朗,一出场便成为了媒体捕捉的焦点,各大主流媒体都一涌而上,争相采访。胡歌因为拍戏的缘故晚到了一会儿,但毕竟是时尚Party,他也经过了一番精心的修饰。每天赶戏使胡歌清瘦了不少,五官立体的他打扮好后,就像杂志上的混血模特,让身边的工作人员啧啧称赞。胡歌内心也有些小得意和兴奋,他更期待的是王凯看到后的表情。

两人虽然秘密在一起很久了,但是从最初的拍戏认识到交往,双方都是以私下最普通的样子面对对方。像这样精心打扮的会面,对他们两个来说还是第一次。这让胡歌格外兴奋,期待看到对方,也期待对方看到自己。为此他今天特意忽视了王凯发来的微信,想保持些许的神秘感。

当胡歌到达现场时,并未马上见到王凯,迎面而来的是场外媒体的一阵乱拍和粉丝的尖叫声。这场晚宴在一个高级会所的地下一层举行,胡歌一进入场内便看到了在楼下媒体采访区,被媒体重重包围的王凯,他正微笑着回答记者的提问,高挑帅气的他在人群中鹤立鸡群,闪闪发光,胡歌内心一阵悸动和酸涩。突然王凯抬眼看了过来,胡歌马上收敛起略带酸意的眼神,朝他微微一笑。王凯觉得自己整个人就像被施了定身术,待反应过来时,他略微尴尬的舔了一下嘴唇。记者刚才的提问是一个字也没听见,待对方重复了一遍后,他的回答更是说得主谓宾颠倒,只能用大笑掩饰。

其实王凯今天特意拉长了与媒体的谈话,他是在等胡歌,他想第一眼就见到他,所以采访时他的眼睛总是时不时的飘向门口,当他真的看到胡歌时,对他的冲击远超过了他自己之前的想象,这感觉简直是一眼万年。胡歌的样貌一直都是出挑的,但许多人都认为他更适合古装,王凯曾一度也这么认为,因为胡歌就是他心中的梅长苏,那个烙印在萧景琰心头的梅长苏。但今天的胡歌,更深地让他认识到了胡歌的美,没错,也许用“美”字形容一个男人,对方一定会不乐意,但王凯翻遍了大脑里现有的所有词汇,也实在找不到更适合和贴切的形容词。而这样的胡歌,是属于自己的,这让王凯内心无比的激动和澎湃。

部分媒体看出了王凯的出神,回头发现了站在楼上的胡歌,于是各种闪光灯长枪短炮对着胡歌一阵狂拍,胡歌微笑着从环形的楼梯上走下来,就像一位出尘不凡的贵公子。王凯内心又骄傲又兴奋,他好想一把把对方拉过来,揽在身边向大家宣布他是属于自己的,但他没能也不能这么做。时光仿佛穿越到了《伪装者》里那场明台订婚的戏,那时的明台也是在众人的注目之下从楼上走了下来,虽然当时身为阿诚的他陪伴在明台的身边,但他的内心里更多的是不舍得。而现在却是不同的,他站在这里,看着被媒体闪光灯追逐着的胡歌向他走来,对王凯来说这仿佛就像是一场仪式,属于他们两人的神圣仪式,王凯用力忍住眼圈泛红的冲动向着胡歌微笑。

胡歌下楼之后,许多媒体都想拉着他和王凯一起接受采访,他双手合十微笑着一一婉拒了,最后他隔着媒体向王凯微笑着点了点头,便大步流星地走进了晚宴会场。一进场便有侍者托来了酒盘,胡歌拿了杯红酒找了一个角落坐下。刚才虽然闪光灯闪烁,但他还是在空隙间看到了王凯的眼神。在一起也不少时间了,从王凯眼神中流露出的心事他怎会不知?胡歌内心是舍不得王凯的,狮子座的他对于感情的外放态度和占有欲是与生俱来的,如果不是自己,换做是其他普通的人,王凯对于爱情的愿望也许都能一一实现,而不是现在的奢望。但一想到王凯可能会属于另一个人时,胡歌又开始忍不住嫉妒和怨愤。陷入自我纠结情绪里的胡歌因为内心的反射,看上去有一种别样的忧郁,神秘莫测。不少人都对他投来了注目礼,其实从胡歌一进场,许多人就发现了他,看他径直走向角落,都没好意思打扰他,但现在他一个人拿着红酒坐了好一会儿了,满脸忧愁,有些人便开始蠢蠢欲动了。时尚圈里对同性的爱慕与欣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,更何况像胡歌这种五官精致、外形出众的男人,不少穿着时尚的男女走到胡歌身边同他聊天。胡歌不时的抿一口红酒,微笑着和他们聊着。这一幕都被王凯尽收眼底。

自从胡歌来了之后,王凯尽最大努力迅速的结束访问,他一心都挂在胡歌身上,好在前面也接受了很长时间的采访,匆匆结束也不显得唐突了。王凯一进会场视线便找到了胡歌,尽管他坐在角落,但就像钻石一样,到哪里都是最夺目的,更何况他四周还围了一圈。王凯不禁有些醋意,脑中蹦出四个字“招蜂引蝶”。很快胡歌也发现了王凯,但依然是不动声色的与周围人聊天,他想看王凯的反应,来平衡刚才内心的嫉妒之情。王凯找不到理由去和胡歌打招呼,便走到了吧台边要了一杯不加冰的 whisky ,边喝边瞟向胡歌,胡歌也抬眼看向他,喝了口红酒,然后不着痕迹的舔了一下嘴唇,风情无限,若有似无的朝着他笑,胡歌的撩拨就像是圣女发情,让王凯脑中“嗡”的一声,理智的弦看来是断了,他是真有些吃醋了,王凯放下酒杯走出了会场。胡歌有些诧异,和周围人打了声招呼,便也走出了会场。

看见王凯消失在走廊的拐角便跟了过去,但转角过后,王凯便不见了,转角旁只有一扇关着的门,胡歌犹豫着把手放到门把上,还未用力,门就开了,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拉到门内,是王凯。他动作一气呵成,又迅速地锁上了门,双壁咚的姿势把胡歌圈在自己和门之间。不知是被王凯的气势震住了,还是近距离被他那张帅脸盯着,亦或是喝过酒的缘故,胡歌没出息的有些腿软,整个人弯弯的靠在门上,快比王凯矮了小半个头。想开口问对方干嘛,又有些心虚,只能靠着门微喘着气。王凯不知是因为愤怒,还是因为刚才的动作,也喘气看着胡歌。一时氛围无比的情色。王凯突然低下头,胡歌以为是吻,马上闭上了眼睛。但耳边却传来一声轻笑和一股热气,王凯故意压低了声线嘴唇贴近胡歌耳边说到:“我吃醋了,你说怎么办?”胡歌最受不了的就是王凯这样的嗓音,一下子从耳根连着脖子到脸一路都红了起来。王凯玩心大起,一边用手指摸着胡歌另一边的耳朵,一边继续说到:“我如果在这里办了你,你说会怎么样?”胡歌吓得转过脸瞪大眼睛看着王凯,因为被王凯的话吓到,他并未察觉他们之间几乎鼻尖碰鼻尖的暧昧距离,突然走廊上传来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胡歌更是一惊。

王凯也听见了,但他故意按住了胡歌的肩膀,把胡歌顶在门上,嘴唇欺了上来,门外的门把被人拉拽着,王凯的舌头也顺势了伸进来,与他的舌交缠着,用力的吮吸。胡歌背后感受着门的震动,嘴和神经还要经受的着王凯的挑逗,紧张得快要缺氧了,嘴里分泌的唾液从嘴角流出,连呼吸都快忘了。一会儿,门外的人像是放弃了,脚步声渐渐远去,王凯也放开了胡歌的嘴唇,胡歌眼神有些涣散,痴痴懞懞的模样迷人得很。“要不是Party还没结束,我真想在这里把你给办了。”王凯摸着胡歌的眼角划过脸颊,轻轻擦去他嘴角的唾液,动作极尽温柔,语气却很强势。胡歌收了收神,环顾了一下四周才发现这里是个酒窖,又想起王凯刚才的话,脸不禁又红了起来。王凯拉了下自己西服的衣襟,摆弄了一下领结,又抚平了胡歌西服的折痕,直视胡歌的双眼说道:“不许在别人面前那样舔嘴唇,即使是对着我的也不行,知道吗?”他眼神认真,胡歌不自觉的点了点头,王凯满意的捏了下胡歌的屁股,“今天的账回家再和你慢慢算。”说完准备开门,胡歌心里有些憋屈和失望,但恶作剧心理马上跑了出来,他凑到王凯耳边,“我很期待。”说完轻咬了一下王凯的耳垂,立刻迅速地开门,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王凯看着恋人的背影,摸着自己发烫的耳朵,嘴角扬起了漂亮的弧度。

评论(20)

热度(1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