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rasaki

靖苏、诚台、凯歌

平浩拉郎 欢乐时光

到处卖安利没人吃,只能自己下海,可能是个坑。

凯歌衍生拉郎《欢乐颂》&《大好时光》

【赵启平X袁浩】

欢乐时光01

       袁浩被罗一洋和朱涛连拖带拉地进了这家酒吧,来到订好的卡座,罗一洋豪气的点了好几种洋酒。平日里的袁浩是最看不惯他这种暴发户式的行为的,但今天他不想多说什么,省得他们又以为他是在借题发挥。是的,昨天他和茅小春分手了,原因是她找到了一个可以让她变成小女人的男人,并且再也不想做自己哥们式的女朋友了。袁浩无言以对,没有争吵没有挽留,并不是因为身为处女座所追求的格调,而是他自己也觉得轻松了许多。有个哥们式的女友虽然相处时会轻松许多,但有时也会避免不了言语间戳碰到对方的敏感神经,而且两人之间的感情里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。当袁浩还沉浸在分手回忆里时,罗一洋已经把调好的酒推到他面前,“哥,这酒最适合现在的你,我酒加的不多,你多喝几杯啊。我先去撩几个人回来。”说完还冲着袁浩眨了眨眼,便挤进了舞池。这小子永远是这个调调,也好。袁浩也不客气喝了起来,朱涛不知何时勾搭了个女伴,两人坐在角落里聊的开心。看似是陪着他来排忧,实则是这两人自己想出来放松寻开心的。袁浩像看穿似的一口把酒闷了,罗一洋不在,袁浩得自己倒酒,这分量就掌握不好了,他一边回想着自己之前的几段感情经历,一边一杯杯的喝着,没过多久,酒劲就上来了。

       突然之间,舞池里的人围成一团开始喧闹,想到罗一洋还在那里,袁浩不免有些担心,摇晃着向人群走去。借着酒劲拨开了好几个人挤了进去,只见一对男女抱着在接吻,也许是刚在挤人用力过猛导致酒劲上头,袁浩眯着眼也看不清眼前人的打扮和长相,直觉对方就是罗一洋,这么一想,气就不打一处来,他媳妇的舅舅在这儿,再不济还有他这个哥在,这小子怎么能这样玩呢?于是,袁浩冲上前去用力分开俩人,“啪”一巴掌落在了男的脸上并喊道:“你怎么对得起你媳妇儿…嗝…我”那个“和”字因为一个酒嗝被吞了。顿时周围人群都安静了,那女的一脸震惊,也给了男的一巴掌,留下一句“不要脸,要玩滚GAY吧玩去!”挤出了人群。袁浩一看“小三”被气走了心里就乐了,想着要安慰一下“罗一洋”,于是,微笑着伸手去拍对方脸,只是一阵晕眩,又“啪”一巴掌结实的打在对方脸上,连句“对不起”都来不及说就倒在那人怀里。

       赵启平的右眼今天跳了一天,但医院里的一切如常,他也就没多想,下班后照例和朋友去酒吧放松。喝到兴致上进入舞池,不一会儿,一个正妞便靠了过来,两人贴身跳了一段,周围的哥们就开始起哄。美女投怀送抱,岂可辜负?刚亲上便被人拉开,还没看清对方长相,便是劈头盖脸的一巴掌。一个醉鬼自称是他“媳妇儿”,嚷嚷着自己对不起他。性向被误会又挨了美女一巴掌,来不及解释煮熟的鸭子就飞了。始作俑者居然还笑了起来,满脸通红,弯起一双桃花眼向自己伸出手,赵启平不知是因这一连串儿的突发状况没缓过神,还是因眼前的“美色”一时入迷,开个小差儿的功夫又挨了一巴掌,但他还是条件反射的抱住了这个要倒下去的人,架着他回了自己的卡座。还没好好喝两口酒,一个哥们便对着赵启平大叫:“你'媳妇儿'好像要吐了,快扶他去厕所。”操,真TM倒霉!赵启平在心里咒骂了句,还是扶起对方去了厕所,此刻他恨极了自己从小接受的绅士教育。

       赵启平靠在一旁事不关己的看着那人吐了一会儿,只见对方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来擦嘴,对于随身携带手帕的这个习惯,让赵启平些许赞赏,开始打量起对方,着装挺有品味、身材高挑匀称、轮廓深邃立体、五官俊美,赵启平向来喜欢漂亮的人和事物,能让他第一次见面就没有任何可挑剔的人,还真是屈指可数,如果不是刚才的事,他也许会给他一个史上最高分,这么想他便笑着调戏道:“媳妇儿,你叫什么名字?”袁浩正为如何把手帕塞进装有钱包的口袋而做着斗争,听见有人和他说话,便灵机一动,拿出钱包塞到对方手里,“罗…一洋,你…拿…好,别…别…掉了。”把钱包交给对方后,袁浩愉快地塞了两次,才把手帕塞进了刚才的裤子口袋,解决了一个烦恼后,另一个烦恼又来了。“我要尿尿。”袁浩一脸无辜地用眼神向着对方求助。赵启平听到这句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,愣了几秒他抬起拿着对方钱包的手说到:“那…那…您请吧。”“解不开,你帮我!”袁浩着急的拉扯着自己的皮带,赵启平用手指了指对方,把他的钱包塞进口袋后,一脸无奈的过去帮对方解皮带。今天他决定好人做到底。

        罗一洋找了袁浩半天,当他找进厕所时,看到惊人的一幕,一个陌生男人在给袁浩系皮带并拉上拉链。他顿时心中警铃大震,冲上前拉过袁浩,推开对方,怒目大声呵斥:“你…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赵启平又被这突发状况弄得一愣,“罗一洋,他…”还没说完那个抢人的青年便插嘴叫道:“你怎么知道老子叫罗一洋!”赵启平马上反应了过来,刚想解释,只见袁浩一软,快要跌到地上,身体第一反应去扶,又被那个自称“罗一洋”的男青年一把推开,“别碰他!”说完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便扶着他“媳妇儿”离开了。赵启平觉得自己今天尽是在被冤枉,不由的一阵憋屈,又有一股没来由的空虚。突然想起对方的钱包还在自己身上,想要追出去,马上又停下了脚步。他打开钱包,看到驾驶证上的名字是“袁浩”,又翻出他的名片。赵启平的嘴角勾起了一个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弧度,原来“媳妇儿”叫袁浩,还是个旅游公司的CEO。至于那个罗一洋是他什么人?明天亲自问他媳妇儿好了。这么想着他的左眼皮不自觉地跳了两下。

评论(42)

热度(1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