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rasaki

靖苏、诚台、凯歌

欢乐时光02

终于憋出2了,期待赵医生上线,治疗污力O号


前文链接:http://murasaki26.lofter.com/post/1d7a22fe_9c048c8?plg_nld=1&plg_uin=1&plg_auth=1&plg_nld=1&plg_usr=1&plg_vkey=1&plg_dev=1

凯歌衍生拉郎《欢乐颂》&《大好时光》

【赵启平X袁浩】

欢乐时光02

       袁浩的手臂环抱着赵启平的肩背,下巴搁在对方的左肩上,嘴里发出细碎的呻吟声,他已记不得这是他们变换的第几个姿势,只是脑海中有个声音在说着“事情本不应该是这样的!”故事还要从前天宿醉之后说起:

       袁浩起床后觉得头痛欲裂,回想起昨夜的事,只记得自己摇晃着去舞池舞池找罗一洋,之后的事情就完全断片了,他放弃了回忆,决定起床洗个澡清醒一下。从浴室出来时,正巧罗一洋也端着早餐进来了。袁浩经常会佩服这小子的精力,好像永远用不完似的。但今天的罗一洋表情似乎有点凝重,袁浩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好奇的打量着他,两人都没说话,终于罗一洋憋不住了,叹了口气小声说到:“哥,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袁浩继续擦着头说到:“头挺疼的。”“其他地方呢?嗯……比如……比如后面。”说完罗一洋的脸色更难看了些,袁浩一阵莫名:“后面?什么后面?你小子把话说清楚。”罗一洋放弃似的把自己昨天在酒吧厕所的所见所闻和袁浩说了一遍,“所以…所以我也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对你做了什么。”袁浩听得脸一阵青一阵白,相关的记忆在脑中慢慢浮现出来,他记起自己打了那个“罗一洋”一巴掌,对方还好心的扶他去洗手间,他把钱包交给了对方后,似乎还让对方帮自己……天啊……完了,脸都丢尽了。

       “哥,哥…”罗一洋的几声呼唤把袁浩的思绪拉了回来。“哥,要不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?”“不用了,我没事…今天周末,我不打扰你们夫妻二人生活,我先回去了。”袁浩斩钉截铁地说道。罗一洋立刻一脸紧张说道:“哥,你还是去医院看看,以防万一。你记不记得对方有没有用那个…套子?”“我都说不用了…什么!套子!你小子找打是不是!”袁浩愤怒的给了罗一洋的脑袋一记爆栗,沉默了一会儿,袁浩开始翻自己的口袋,边翻边问:“对了,那人有没有把我钱包交给你?”“没有啊。”罗一洋一脸怜悯的看着袁浩,仿佛在说“你现在是财色两空”。

       巧的是此时袁浩的手机响了起来,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,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,“喂?”
“喂?媳妇儿啊,有没有想我?”对方虽然带着轻佻的口吻,但声线却沉稳有力,甚是好听。
“你打错了。”袁浩刚想挂断,只听见对方说道:“没错,你是袁浩吧?你钱包在我这儿,我本想给你送过来,但今天我值班。明天怎么样?”
袁浩马上明白了对方是谁,想起昨晚在酒吧厕所里发生的那些事,他实在不想再见到这个人,但考虑到自己的驾照和各类银行卡都在钱包里,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,约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地点。但他还未开口询问对方的名字表示感谢,那边就挂了电话,再打过去时,已是人工留言。
“哥,是昨天那个人?他想干嘛?怎么又约你了?”罗一洋露出了一脸好奇又担忧的表情,袁浩无奈只得安慰对方什么事都没有,只是去拿回钱包,罗一洋却坚持要陪他一起赴约,但袁浩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昨晚的事,因此果断拒绝了他,内心却在痛苦明天该如何赴这个鸿门宴。

       纠结了一晚的袁浩还是提早了5分钟来到了约定地点——一个当红演员开的日料店。不一会儿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,顺势接听还未来得及说出“喂”,手机便被人抽走了。袁浩惊讶的回头便看见一个长相帅气、打扮入时的青年正拿着他的手机划划点点。不一会儿对方把手机递还给了袁浩并开口说道:“你好,我是赵启平,这两天你的钱包管理员,我的联系方式已经输入你的手机了,有事可以联系我。走吧,预约的时间已经到了。”说完赵启平便走了进去,入座后点完菜,沉默时间里赵启平一直在打量着袁浩,让他有些尴尬,假装观察装潢,并随口问道:“这家店生意很好,听说很难预约。”“老板是我朋友。”赵启平仍旧托腮看着袁浩。“那个明星?”袁浩忍不住回看了对方。“是的,长得和你有些像呢。特别是耳朵和嘴唇都红红的。”赵启平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舔了下嘴唇,这个动作色气得很,袁浩身上的尴尬值简直要爆表了,幸亏此时服务员来上菜了,他立刻埋头于食物中,可是赵启平并未动筷,袁浩疑惑的抬头又看了看对方,发现那人仍在审视自己,于是他也放下了筷子。“怎么不吃了?”赵启平笑得很欠扁。“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?”袁浩被看得很不自在,赵启平的眼神像是要扒光了他一样。“因为我在观察你有没有记起那晚的事。”赵启平说完这句,袁浩的脸立马腾的一下红了起来。“看来你是想起来了,是不是?媳妇儿?”赵启平说完从口袋里拿出钱包向袁浩摇了一下放在了桌上。“你……”袁浩第一反应是立马去拿桌上的钱包,手却被赵启平按住了。

       “等一下,我还有个问题……”但赵启平还未说完,旁边突然冲出来一个女生,抱着一个玻璃瓶一脸激动地看着他们叠在一起的手,袁浩马上意识到不对,用力抽回自己的手。女生用颤抖的声音对着袁浩和赵启平说:“胡老师…没想到遇见你和王老师吃饭!真是天赐良缘,哦不,天赐良机,也不是,总之是很巧,这瓶是别人送我爸的酒,我想你们可能更需要,请笑纳。”说完女生悄悄的吧玻璃瓶放在了他们的餐桌上,做了一个人请用的动作,然后无比开心的跑掉了。袁浩嘴里的“等一下”还没来得及叫出口,嘴巴就被赵启平的手指给按住了,“别叫了,人都走了,反正我们吃生冷的也需要喝点酒。”说完赵启平给自己和袁浩的杯子里都倒满了酒,边喝用眼神催促袁浩喝。“可是这酒不是给我们的,是给她口中的胡老师和王老师的,我们怎么能喝呢?”袁浩一脸认真的说道。赵启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:“放心吧,她口中的胡老师我认识,他和那位王老师目前不需要这酒,安心喝吧。”赵启平把袁浩的酒杯递到袁浩面前,不知道为什么,赵启平这人有一种天生的魔力,他说的话,袁浩总会顺从的照做,袁浩回想起那天的电话,他本不想赴宴,但最后还是来了。袁浩有些为难的接过酒杯喝掉了那杯酒,喝完回味觉得不错,“还挺好喝的。”袁浩冲着赵启平笑了一下,这是今天见面以来他第一次对赵启平露出微笑,让赵启平有些看呆,“好喝那就多喝点。”赵启平又给袁浩满上了一杯,开始闲聊起来,从兴趣爱好到工作到当下时事。几杯酒下肚的袁浩整个人都热了,他夹起一只甜虾放进嘴里说道:“这酒好喝是好喝,但劲有点大,不知道是什么酒啊?”赵启平拿起一只生蚝挤了点柠檬汁,看了一眼酒瓶,悠悠的答道:“应该是虎鞭酒吧。”袁浩………“你怎么不早说!!!”“你也没问啊!”没听完赵启平这句袁浩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……

       等再有意识的时候,他正躺在床上勾着赵启平的脖子在深吻,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。特别部位兼职涨得不行(废话,你喝了那么多虎鞭酒,以形补形啊!O号同志)一吻结束,袁浩有些气喘,他拉回一些些理智发出一声“不…要”赵启平温柔地笑着问“不要还是要?”“要…”袁浩天人交织几秒,然后满脸通红地主动去解赵启平的纽扣。赵启平被他可爱的表情和动作给点燃了,床上的猛兽已觉醒。

评论(24)

热度(121)